打翻墨水瓶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更

【叶王】夜行灯10~11(房主叶x地缚灵王)

这次的……emmm……有点……那啥
总之,胆小的容易做噩梦的想象力丰富的有洁癖的害怕血的……谨慎啊!
其实我觉得也没那么恐怖来着毕竟我的描写总是有点毁气氛x
——————————————————————————

10.

昏暗的走廊尽头映着身后投来的薄光,唯有那一面墙惨白一片。
他走的心慌,仿佛知道自己在这里将会碰到什么,但努力去想,却又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单纯的在内心深处知道要一直往前,一直往前,直到碰到他知道在这里才能找到的。
就在前面……只要能走到那面墙前。
月光的流逝近乎静止。地面在向后移动,每一步都在向前。他抬头去看窗外的月光,猛然的,瞳孔缩紧。
还是那扇窗。窗外的景色,都丝毫未变。就像那里的时光已经静止在了过去。她又转头去看面前的墙……近在咫尺的距离,从未缩短。
他张了张嘴,说不出话,突然迈腿大步向前跑起来。视野在晃动,墙也在晃,他跑过一扇又一扇窗,那遥远的尽头却仿佛在随着地平线运动。
他大声喊了起来,他听不到自己喊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喊,但是焦灼却在迅速的窜上他心头。急切,不安,预示着接下来要发生的。
该死的……快点啊,要来不及了!
过度紧绷的大腿逐渐感到了酸意,他也不敢停下,生怕歇息的那一瞬间就是永远的错过。
斑驳的墙面骤然在眼前放大。距离在缩短!一半,又一半,很快就在几步可及的地方。他加快脚步想要冲过去,距离却又在此刻静止。寂静中一种冥冥之力引导他逐渐停下步伐,与墙的距离已经足够近,他屏住呼吸,这才看清那斑驳印迹并不是年久失修脱落的墙皮,而都是……斑斑点点的血痕。
他背对着他,一身原本是素白的衣料大半已被染成深色。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但从头至尾都没有突兀的感觉。仿佛他本就在这里,本就应该在这里。
在等他。
他的心跳突然像漏了一拍。
空荡的衣袖被不应该透来的风扬起,触到了他的身前,发黑的暗色仿佛才是他原本的颜色。
他惊愕的下意识低头看向地面,血集成股涌过他的脚下。再前面,是一块血肉模糊的,几乎辨认不出原本形貌的……残臂。
心跳不可抑制的加快,他突然大喊一声,说不清是愤怒还是悲伤。
手向前伸去,想要去抓住那飘荡的衣袖,却怎么都像隔着万丈的天涯。面前的身形突然动了一下,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很慢的向后回过头来。
他紧紧盯住眼前,呼吸的每一次起伏都足以震颤视线。半长的头发向一侧偏去,苍白的脖颈缓缓扭转,面孔逐渐暴露在他的眼前——

叶修猛地睁开眼,喘息还未平定。额顶脸侧不用摸都感受得到黏腻冷汗。
我的妈啊……
多少年没做过这种噩梦了,还挺逼真的,现在都感觉得到腿酸。回想起来还有点心里发麻,倒不是因为这个梦本身,而是那个自己在梦中时一直在追寻的那个背影。他的脑中一直都有那一个清晰的念头,即找到那个人,直到最后一刻,等待那人回头……叶修登时一个激灵从恍恍惚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一侧头就望见床边背对他坐着的那个身影,他盯着看了一会,没发声,却觉和梦中渐渐重合。
他确信在梦的最后一刻看到了那张面容,但自从惊醒,便回想不起半分。所有的记忆都在前一刻戛然而止,与其说是遗忘,倒不如说是被人为的抹去那种感觉。
“喂……”
他伸出手,回想着梦中情形去虚抓那坐在床边的背影,没有血,也没有死一般的寂静,白日里的蝉消停了,草丛里潜伏的蛐蛐便接了班,整夜整夜鸣个不停。

床边那人本尚未察觉,却在听到声音的那一刻猛地一动,立刻消失在了原处。叶修怔怔的伸着手,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面前变成一片开阔,月光从窗外投进来。愣了好一会,才笑出了声。
“王杰希,你做贼心虚啊?”
那反应,分明就是做了亏心事的人被抓了现行的惊慌失措,就像个小孩子似的,让人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此起彼伏的夏虫。
“怎么还不敢出来了?哥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啊。”
“出不出来?给你三秒钟。”
叶修已经挪出了半个身子坐起来,他明白自己在这瞎喊一点用都没有,但不知为什么就是觉得要这么做。
“叶修,你有完没完。”
还未完的思绪就这么被冷冷打断,王杰希立在床前,凉凉看着他,不自觉抿唇的动作却暴露了他的内心并不像表现出的这般毫无波澜。
说出来还真出来了……有时候直觉这么好使?
叶修这么想着,伸了只手过去,王杰希一时琢磨不透叶修究竟想干什么,只是下意识也伸了手去,下一秒视野便颠倒了一下,人已经跌在了床上。王杰希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立刻就要起身,叶修却像早就预料到似的伸手揽过他的肩膀固定住。
“别急啊,反正你又不用睡觉,不如来跟哥唠会,你说是吧?”
“……”
一时间仿佛回到了最初,王杰希有些恍惚,一时间竟忘了想要脱身对自己来说是分分钟的事,仍旧与对方拼着身手。这方面不得不承认叶修的确要比他强,从前是,现在也是。过了一会王杰希终于放弃了抵抗的想法,无论从哪方面说,这都是他一直所渴望又不得不压抑的,尽管叶修此时并不知道他是谁。
见王杰希终于妥协,叶修也把握住机会,向这边挪了挪靠过来,王杰希不自然的想要避开,四肢却僵硬着不知该怎么动。已经太久没有像这样靠近过了。
“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
“要不,我给你讲讲我刚才的梦?“

11.

整个世界都是红的。
空气里是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满眼都是被切碎混杂的血肉,他摇晃着站起身,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早就麻木了。总归是一死,不如死的浩浩荡荡。
他低头,去寻找自己的武器,然后矮下身,用左手艰难拔出插在一旁古木中的利刃。
……。
空荡荡的右袖在半空中飘荡,肩胛上的铭文终于因失去载体而再也不会闪烁光亮,衣料从肩顶便裂开了,黑白两色的阴影笼罩在上面,分割出光与暗的两界,最后一齐化成猩红。

“……然后就醒了,奇怪的是我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个人的脸,明明是看到过的。”
叶修抬头看着天花板,说到最后的地方也不知道是在给王杰希讲,还是单纯的自言自语。
不对劲的感觉是突然传来的,又好像一直在持续。发觉时手指表层已经变得黏腻,五指都有,甚至还在沿着手背向下流淌,摸了几下却寻不到原本揽着的那地方。叶修向旁边一看,立刻撑起身。
血。一大片,全是血。
表层的皮肉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撕裂萎缩,然后消融,血液淌尽的地方,是透着寒意的森然白骨。身躯在颤抖,半条右臂最终仿佛是被吞噬殆尽,不过止顿片刻,这种毁灭般的撕裂便继续延伸,红色浸透了胸腹衣料,并迅速塌陷下去,支棱出肋骨的形状。吞噬了血肉的风一路席卷,转瞬已至脖颈,面上模糊了一片血迹,那双眼睛,那双本能承载万千星辰的眼睛,黯然失色。
叶修仿佛刚刚清醒过来,瞪着眼前正在逐渐被销毁的灵魂,目眦欲裂。突然一把拥了上去,也不管是否是在拥抱一副枯骨,只是紧紧的,收到最紧。
“停下!”
“王杰希!”
他想起来了,梦中的面容。

黑暗中突然透入的一丝光亮,让已经疲于挣扎的人重又睁开双目。黑暗中太久,竟然连光明都觉怯惧,一瞬间视野除了一片亮白再也分辨不出什么。那一幕幕如噩梦般的记忆,随着睁眼,随着黑暗的破裂,片片分解,碎成一片星芒。
一点星火,燃在眼底。
消逝的速度,减慢。停止。逆向。
就如万物生长,植物的生根发芽,所有消逝的一切此刻都沿着清晰的脉络,丝网交织,层层叠叠,融化的冰雪,重新凝结。新的血与肉组合成曾经熟悉的形状。
怀里逐渐充实,依旧的冰凉,叶修却放不开了手,仿佛想用体温去暖热这脆弱的身体,低下头,温热的呼吸便扫在半分钟前尚不存在的肌肤之上。
王杰希闭上眼睛,呼吸交替之间胸口起伏——这不过是一种太久而成的习惯——就像刚从死亡边缘爬回来的的人,哪怕是稍重的碰撞都会破碎。
“王杰希。”
叶修叫他,凝重的不似以往。
“是你,对吗。”
王杰希僵了僵,提不上力的手握了拳。
“我梦里的人是你,一直记忆里的那个影子也是你。”
王杰希不作声。新生的躯体苍白的近乎透明。
“回忆过去会反噬魂体,若不清醒便很难再新生。再久,就是消逝。”
“你为什么会知道……”王杰希沙哑着尝试开口,完全被看透使他没有继续保持沉默的权利。
“不知道,但有一瞬间全都明白了。“
是他刚刚不慎泄露的意识。
“是你的记忆吧?”
叶修同样猜到了,看向他的目光不住的流转,光彩与晦暗的交替,转过了太多复杂的情绪,最终融合在一起,成了万丈深渊般的泥潭,沉淀着过往。
王杰希突然睁开眼看他,有几分急切的无措“它……什么都告诉你了?”
“没有。”叶修摇头,将脸埋入王杰希颈窝。“它没有告诉我你是谁,我又曾经是谁。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也没有告诉我……“
”什么?“
话音刚落,王杰希便惊的睁大了双目,迎面而来的吻,猝不及防。并不粗暴,也不激烈,却让他一时深陷,无法自拔。
诚挚的,真情。

它也没有告诉我,我应该喜欢你。

—————————————————————————
那啥我突然发现我好像和一个全职的歌撞名了啊,我真的不知道这回事啊本来,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太巧了,哪个小伙伴告诉我这要不要紧我该咋整?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