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翻瓶墨水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更

【叶王】夜行灯7~9(房主叶x地缚灵王)

咳咳,改个名啊,原来那个感觉太随意了(不很可能是文不搭题的效果)以后都叫这个了,其实还是瞎起的,但是能显得我稍微文艺一点是不是x

【您的好友 冷渊 已死于强行编文】
事好多啊两天都写不出来一篇半……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普通的双修啊!

—————————————————————————

7.

王杰希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

他一向自认是个有耐心的人,但他从未想过他的耐心足以承受几世的消磨。这种明明就在眼前明明只要一句话就能让自己不再是一个人,却一定要强迫自己和对方如在两个世界的感觉他忍了太久。每天都在见面,却从来未曾相逢。说到底,也只有他在看着罢了。言不得,碰不得,甚至不能选择向对方显露身形。身边就有他,还是像活在最深的海底。
不,即使是最深的黑暗也不会这般难熬。那里有的不过是寂寞和绝望,让人厌烦想逃离,却不会有这等催化剂。希望,渴望,那种能支撑人穿过地狱另一头的力量。让人愿意为最后的结局而等待徘徊下去的希冀。为了唯一的意义守护下去,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的执着。
而天又岂会容一个万道循环之外的存在顺利苟延残喘,实现他那根本不值一提的愿望。
等到了,接着的是求而不得。不,根本连求都不能。他愿意放弃一切去追求,最后却要为了他所追求的而放手。艳丽的颜色勾起人本能的欲 | 望,而最后到手的前一秒才顿然得知魅惑背后的剧毒。以为天的尽头跳下就是再无困苦的极乐,直到低头去看才知何为万劫不复。但那种对所向往的东西的美好愿望又如何会因为这一点现实的改变而改变,与日俱增的除了人的心,还有带着天长日久后毒便散尽渊已填平的美好幻想。
天太远了,他想触也无法可得。他太近了,想放手也有灵魂深处的羁绑。
他曾挣扎着爬回奈何桥,带着他比灵魂还要不可多得的无价瑰宝,他与他,曾有双对,今却已独一无二的记忆,徘徊过忘川,穿插过彼岸。他不会有来生,也不能再走向轮回, 他已经受过了违逆天道最苦痛的惩戒——逆回奈何,残魂不归——当时的每一步,哪怕是不足毫微的移挪,都胜过生时活活千刀万剐千百次。每一步都很痛,因为回忆起的每一刻也都很痛。印在身体上的,刻在心上的。

血痕蜿蜒,缠绕他的双臂,大腿,无尽般向下流淌。就像噩梦中的场景变换,血红染满了世界,素白的睡袍,湮染了暗红一片片。滚下的,爬过柜壁,渗入缝隙,与地板上的交融在一起。
叶修惊了一下,不知是哪里来的条件反射上去就要抓他的衣摆。太眼熟了……这场景,太眼熟了。手指一划,只抹了沉落灰尘,竟是从鲜明的布料间穿了过去,怔愣两秒,才将将反应过来,叶修显得有些茫然的收回手,那些曾经或许就流淌在这个人身体中的血液,他也是摸不到的,但现在却被有意识般的缠上了身,血丝很细,艰难的环绕着爬上叶修的裤腿,脆弱,但是固执。
“这是……”

“王杰希。”
那鬼闭着眼睛,神情冷硬却偏偏透出些难受的悲痛,他缓缓道,像是呼吸艰难,几字一顿,起如轻风,落比千斤。
“我的名字。”

语罢便失了踪影。不比雪在暖阳下融化又蒸发,更似阴影逢了光源,转瞬即逝,不曾有丝毫痕迹。地上的血泊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殆尽,不过几秒,眼前便又是一间凌乱而无丝毫异样的厅室,笼着最后的夕阳。
叶修立在正中,低头看了看染了灰的指尖,喉头涌上无端空落。

8.

晴夜。
附近不是居民区,住房不多,一到晚上只有零星几处灯火。相比之下,这里的晴夜,反倒被星月眷顾的更多些。那种光很淡,远远一览确是会错认寒霜。
叶修仰躺在床上,有白天这么一出当真是一点一点的睡意都没有。窗帘敞着,月光透着窗进来,在墙脚稍远处洒了方正一片。
左右也睡不着,叶修难得有点自暴自弃的心思,纠结了一会还是爬起来坐着,环顾四周也没什么异样,很静,平时时常会有的各种窸窣声响也没了。
他有一个念头,一个听着就不怎么靠谱的念头,但不试又有谁说的准。这么想着便已经清好了嗓子,准备回忆一下白天听到的那个名字,只是本能比回忆更快,还未想清楚,声便已经出了口。
“王杰希?”
试探的轻音,却无比的熟捻顺口。
“知道你还在这呢,反正你也闲着,出来聊聊?”
房门应声般晃了一下,在俱寂中晃出“咯吱”一声响。叶修无声勾起唇角,笑得几分得逞意味,想着刚刚肯定是想推门进来结果又不乐意这么出现,才会推一下门,又没什么幅度。有时候,还真是觉得这家伙挺可爱的。
叶修也不管仍是没人应声,只管盯着窗前到门口那块看。没过一会,床边便多了一道暗影。不是在叶修的视线上,但王杰希站在床的另一侧,整个人都显得有点紧绷,明显是被看透的挫败样。在黑暗中叶修看不到的地方抿了抿唇,还是别来了头看向窗外。
“你想说什么。”
叶修还在远处打量着,突然悄摸着便移了过来,罪恶的五指无声张开,扣下——
“!”
王杰希惊的整个人都一挣,站立不稳的退后几步扶住窗台,对叶修怒目而视。
叶修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手,又抬眼对上不善的视线,只是这次的笑明显不再是调侃。
“太凉了。”
“你的手。”

叶修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这么心疼这家伙。是,没错,他刚才确确实实的,碰到了他。他不知道对方算是什么状态,只知道自己刚刚摸得那一下,的确是人的触感,却像是冰封了几百年。
他也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白天王杰希坐在柜子上的方式就已经让他隐约猜到身体的虚幻程度是由王杰希自己来调整的,而既然坐着最自然的时候,是有形体的,那么现在毫无防备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他赌了这一把。他赌对了。

王杰希靠在窗台上,惊魂未定。怪不得他反应如此之巨大,换作正常人来说几乎有如生活一部分的与他人肢体接触,对于王杰希来说,已经是几百年未曾感受过的了。太久没有感觉,眼下突然被触碰,被一个对他来说比焦灼的木炭更火热的温度,他所唯一能回应的,只有慌张和防御。
“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修也收起了笑,把玩着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捞来的小玩意,目光每每掠过另一人,都要停顿几秒钟。
“……”
王杰希咬住唇,敛眸看过去时眉头隐隐纠结了起来。一丝凉风从窗缝中渗了过来,略过裸露在空气中的锁骨轮廓,王杰希又是明显动了几下。
他当然是不怕冷的,只是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在世时的很多都已经淡忘。比如冷暖,比如欢忧。而现在在叶修面前,很久很久以前作为人的感觉却在一点一点飘回,那些自己曾经最熟知的反应,开始在自己的身体中苏醒。
“坐下说坐下说,别客气。”
叶修拍了拍床,本意的确是坐的近好说话,却想来怎么也不对。好在王杰希不跟他纠缠这个,听了话老老实实便坐下了。坐的也是规矩的,直着身子,依旧没有看他。若有留意,就会发现他的确没有影子,月光透过他被洒在床前。
“……你想知道什么。”
声音有些模糊不清,似是有些愁郁的闷闷。

“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或者说,你和我曾经是什么关系?”

9.

王杰希不知道是怎么到这步的。
他被叶修按在角落里,双方都没动,他却慌的甚至忘记了脱身。被迫抬头和对方的目光对上,那明亮竟慑得他不敢去看。在阴暗里生存太久了,受不起光亮的灼烧。
叶修按着肩膀的手稍微松了松,饶有兴趣的看着被圈在中间的人一直在微妙变化的神情。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理由的想靠近这个人,就像磁铁的异极,就像他身上带了什么能将自己不自觉吸引去的能力,于是他也就这么做了。
对方最终也没有回答他关于关系的问题,只是僵硬的抵着墙,不敢有动作。叶修凑近了,他要去看看那双眼睛,他记得最清楚的眼睛,昨天的那里,还深邃的能容下一个宇宙的星辰。更近了,能数的清每一根睫毛。眼看几乎就要蹭上,王杰希突然如反应过来一般胳膊一用力推了一把,接着直接便消失在了那里。
不知怎么,这样,才更可爱啊。
叶修愉悦的咧了咧嘴,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心情不知何时突然好的不得了,一觉便到第二天早晨。

“老叶,你这两天怎么回事,一天颓一天飘啊?”
眼瞅着叶修走路都能离地的那股劲,再回想一天前,无人不惊讶于这仿佛换了个人格的状态。
叶修表面上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趁着没人就一把拉过来接水的乔一帆,做贼心虚似的躲到饮水机后面一脸严肃,吓得人小伙子差点没拿住杯子。
“小乔啊,我就信你诚实,我这情绪表现这么明显?”
乔一帆左顾右盼期望找着个人,结果基本都在十米之外各忙各的。期望落空了,看来只能靠自己,乔一帆犹豫了再犹豫,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爆发似的一句话一股脑溜出来。
“那个前辈是有女朋友了吗!”
“?????”

小家伙立刻跑回了自己位置,脸不知道是不是憋红的,留了个叶修懵在原地。
“……哥这看着像是有女朋友了?”
结果还没完,刚下班叶修还没来得及开溜,苏沐橙先溜达了过来,表情有点贼兮兮的,侧着身不经意似的用肩膀撞了他一下,看着像压低声音,实际在一瞬间安静下来的屋子里清晰的不得了。
“哎,谈对象了?”
叶修不用想也知道后面肯定一排装作收拾东西一边竖着耳朵偷听的。
“扯淡呢你听谁说了”
叶修哭笑不得。天大的冤枉他这个样子难道就是传说中谈恋爱的表现?那也太辣鸡了吧。

“先跟你交代好啊,有对象也不能耽误工作。”
陈果清了清嗓子,从后面绕过来,以一个老板的身份义正严词,忍着笑就这么把事情实锤了。
一堆”带嫂子来看看“的问候中好不容易脱出来,叶修万念俱灰的戳着苏沐橙漂亮的脸蛋,”你就给我搞事吧你“
”你这看着不就是嘛“
后者毫无歉疚感,吸溜着受害者刚买的饮料挥了挥手,不等被反驳就跑回了自己在公司旁边的住所,留叶修一个拖着被拉到几倍长的影子慢慢往回走。

“这说的,我就是碰见了个有意思的人而已。”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