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翻瓶墨水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更

一个全家福√

请低头留意陛下(???

私心把将军身高压缩了,不过为了幸福啥不能忍对吧?希望将军不要夜里托梦找我……不,还是托吧,我做梦也想上你啊

一个被锁住的大龙,龙尾状态的真想画个完整尾巴,好想看这个啊
有空我一定加工!把凤凰也塞上!
私设是二凤锁的,所以私心旭润tag(x

是什么伟大的力量让我都嗑起了言情剧啊!一定是跟我妈站错cp的快乐(不)
真的这个兄弟超好嗑啊完全符合了我心目中对哥哥弟弟各自的设定!一开始看的时候就立马把这兄弟俩看对眼了,这就是我眼中cp的味道。
虽然可惜没赶上完结前但我吃一把一把的粮吃的超级开心的!

假如笔芯爆发占有欲(……)

政治他是我星系统帅教育他是我校董以前他是我金主战乱他是我将军社交他是我挚友关系他是我男朋友婚姻他是我对象亲情他是我哥!
都是我的!

林静恒:..……
哦。

又是开学前先皮为敬(

【王喻中元节24H/13H】不渡
忘了专有名词,大概就是渡船王和灯鬼喻
就是在忘川上撑船送人轮回那个。反正大家都不是人就对了
背后那玩意我想表达的是彼岸花有可信度吗
p2是本来想画的正常版,但是没时间了就变成了p1(……)

【百日王喻-第38日】cheer
——越过夜空和城市,隔开鲜花与宝座。
青春曾在眼前划落,荣耀与奖杯我们共同举过。

图力不够,瞎扯来凑。
p2纯属意外发现,结果要不是光反了竟然还毫无违和感…… 溜了溜了

忘羡与长顾的人际关系辩论全过程现场

对不起各位意料之外的今天的我成了一座沙雕。
本来想画成多格,但实在懒得不行……干脆先把梗放了吧。

————————————————————

请各选手就位——

正方一辩:魏无羡
正方二辩:蓝忘机
反方一辩:顾昀
反方二辩:长庚
主席:李丰&蓝启仁抽签

后来魏无羡发现没叫江澄简直对的不能再对。

现在进入第一个环节,由正方一辩与反方一辩进行辩论。
论题:对象。

Part1
魏无羡:我对象琴技高超剑术卓绝,青年才俊高冷霸道,世家公子排行第二。
顾昀:我对象能文能武德才兼备,花容月貌还温柔体贴,大梁排行第一。
魏无羡:我对象为我问灵十三载。
顾昀:我对象为我夺帝位改河山。
魏无羡:我对象敢听我吹笛子。
顾昀:那有什么,我对象也敢。
长庚:我!!不!!敢!!!

???反方二辩选手请下去

现在进入第二个环节,请正方二辩选手与反方二辩选手就上一论题进行辩论。

Part2
蓝忘机:我对象创鬼道位始祖,世人提起闻风丧胆。
长庚:我对象率三军定天下,世人以之定神壮志。
蓝忘机:我对象风流潇洒,形改心不换。
长庚:我对象号称西北玄铁营三部一枝花。
蓝忘机:我对象敢当着我面喝酒。
长庚:我对象……
长庚(冷笑):……他敢。
顾昀:我不敢!!!

……反方一辩请注意你的时间早就结束了。

现在进行第三个环节,请正方三……一辩选手与反方一辩选手再次进行辩论。
说真的,你们这么缺人吗。
论题:兄弟

Part3
魏无羡:我兄弟见我重生第一件事就是抽我。
顾昀:我兄弟经常做梦都想抽我。当然只是因为他打不过本帅只能做梦想想了。
魏无羡:我曾经用半条命救我兄弟,结果他丫的心里就剩我不能输决不能输还记恨上我了。
顾昀:我曾经用半条命都救不了我兄弟的桃花。我都快把自己弄死了才把人姑娘劳烦过来,结果那白痴话都不会说一句。
魏无羡:我兄弟cv是郭浩然。
顾昀:这么巧,我兄弟cv也是。
魏&顾(叹):难怪这么没救。
郭老师:???

欲言又止。
算了,怪可怜的。

现在进入最后一个环节,由正方二辩与反方二辩选手再次进行辩论。
说真的,我觉得你们看上去都很能打,真的不能换人了吗。
论题:亲人

Part4
蓝忘机:我母亲在我很小就去世了。
长庚:我连我娘是谁都不知道,唯一一个带我的还总想掐死我。
蓝忘机:我兄长人很好,在我最难熬的时候一直陪伴着我,替我疏导。
长庚:我皇兄给我待遇很好,在我难熬的时候一直贴心的没给我找麻烦。
蓝忘机:兄长在我四处云游,逢乱必出时一人独自扛起家业,和各大势力之间的勾心斗角。我对他有愧。
长庚:我皇兄快灭国了想给我个皇位,形势好了又对我百般试探,虽然有时候也挺照顾我不过人真的废柴。我觉得他应该对我有愧。
蓝忘机:我兄长被人骗了,他心里过不去。
长庚:我皇兄被一圈人骗了,他心里过不过得去我不知道,反正人是过去了。
李丰:……

总之,老皇帝这个锅今天也还是要自己背。
而且他真的不想再参加这种东西了。

【叶喻R】天子之礼(四)

半个车门在最后,嗯。
拖的有点久……好像也没多写多少。

————————————————————

(四)

重楼叠影,飞檐交错。

傲世君王金袍玄甲,深邃眉眼斜斜扫向天际,本是高贵的万人之上的气质,此时却屏退左右,独自一人溜溜哒哒到了后殿院内,敛去一身不怒自威,便是一个市井闲汉无所事事随处一坐糟蹋最近的叶子。

叶修对自己的家一直没有什么记忆,即便当时那场案再惊天动地引得全国上下都不由侧目,他也只是一个懵懂幼童,救他的是与生俱来的冷静,从来没有什么因为想要复仇想要为家族而存活,不过是因为求生是人的本性。
又是这么多年过去,他便更没什么兴趣去追究过去了,他能登上这个位子虽然也有祖宗的一点小小助力,但仍然是靠自己的本事爬出来又活下去的,只要不气这他一向只觉得是累赘的名分,他倒也没什么要与自己家有瓜葛的意图。
让他发愁的还是喻文州。
他没幻想只要把人弄过来就能真的想童话似的举案齐眉,何况以喻文州的性子绝对不可能那么轻易从他,且不说这莫名其妙的,就是他们两情相悦,也有一个身份地位压在中间。
但他没想到的是被他进行了官方认证的聪明人喻文州居然根本就没走像他想的那样的脑回路,从醒来就开始的冷脸和唯一一句还半带沙哑的质询,都将矛头直指叶修——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绝不容半分欺辱。
娘啊,敢情对方根本就没看出来他这是带了真情实感的一出!
大约是没人告诉过叶修他的情商也并不怎么出色,把自己的想法加在别人身上可能根本就不成立。谁会在自己被强行上了之后能想到这人是因为喜欢自己才这么做?也许是地理隔离的风俗差异吧。
原本有资格不可一世的斗神叼着片不知道哪里拽的叶子兀自发呆,怎么看怎么失魂落魄。

天色转暗,银光被最后一抹夕照闪了一线。
上一秒还没形没态的瘫在台阶上男人神色骤然阴戾,眨眼间已旋身落在三个身位开外,气流都未扰动半分,至多微微异样,夕阳也不曾因这突变而停滞依旧不停歇的下沉。夜风轻轻带过院落,陈叶又散几篇。一切平静的好似错觉。然而男人却抚着掌,对着空无一物笑起来。他没回头,但他原本坐着的地方,却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支深深没入地中的匕首。
“好手法啊。”
叶修颇显夸张的赞美着,也不知到底几分真意,他脚下没停,一步步向前走去。看似随性自然的走姿绕了好几个不必要的转,直到止步在那仍隐匿着身形的不速之客前,才用余光略略一扫,来路上被他绕过的地方尽是些小而繁复的暗器洒落,那原本好似不必要的花哨身法,其实都恰到好处的避开来锋,刚才只要走偏一步,就会连着被迫中招,估计现在已经成马蜂窝了。

眼前空气似乎起了一层波澜,竟似水面竖漾在半空,不过只是片刻,便又恢复了平静——什么也没有。
叶修啧了声,开始有些没耐心了,慢慢悠悠的语调拖着懒散,却又结结实实的让人不敢将他话中杀意当作儿戏。
“还不出来?你多大脸啊要哥亲自动手。”

变故也生在瞬间,空无一物的空气中无端凝出少说数十把锋刃,就像从某个看不见的地方钻出来一样,背后正是刚刚波动了一下的地方,严严实实将整块排了个满,无论叶修往哪躲,只要他还是个正常人大小,就不可能完全避过去。
叶修勾起唇一声轻笑,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脚底一动不动的钉在地上,只毫无阻碍的伸出右手,向前一探。
太快了。水幕屏障背后的少年瞪大了双眼,甚至根本来不及感受那破风之势,原本无形流淌的灵力引流已经自发启动了保护机制凝固成型,然后哗啦啦碎了一地。
卢翰文默不作声的瞪着眼前的男人,实在没有时间心疼自己的灵力了,他更金贵的脖子还在别人手里握着呢。
叶修:“……“
居然还是个小孩。
叶修也是吃惊了一下,手里稍微松了松劲,这一身装束加清灵的气质,一看就是蓝溪阁来救兵了,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这儿的,毕竟他做的这么悄无声息是吧,但是问题现在蓝溪阁的人已经找来了,而叶修现在最不敢碰的也是蓝溪阁的人,这人还没哄好呢他可不想再加层仇。
于是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的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卢翰文震惊于对方居然还没掐死他,叶修震惊于这傻小子也不知道挣扎一下,竟然还陷入了僵持。最后还是叶修先开了口。
“哎,我说你,本来不是玩暗器的吧?”
叶修话中意有所指。
卢翰文手里还捏着几把似乎本来想最后用来防身的匕首,然而不知道被叶修动了哪,手上一点劲都提不上来,干脆就被视死如归的放弃了这条路,少年没说话,绕过对方肩却看到了刚刚自己最后释放的一堆兵刃,已经因为没有掌控而散落一地了。他还是没想明白叶修到底是怎么毫发无损的躲过那一下,这不科学,又听见对方这么问,砰的一下就炸了,又好像刚想起来自己来干嘛似的,挣着嚷嚷”这不关你的事,你快把我们阁主交出来“。少年人嗓门大,在一片空旷的院落里显得格外嘹亮,叶修先是心里一咯噔,竟然有点心虚,下一刻却被少年背上的东西引起了注意。
那是一柄与那些杂七杂八的暗器截然不同的剑,一柄重剑。
是完全没见过的样式,上面镂着的暗纹古老繁复,明显有一定年头了,他甚至毫不怀疑这柄剑的年龄要比他的小主人都大。显然是继承下来的,而且绝对不简单,这就有意思了,能拿这种宝物的人应该也不简单才是,而这少年才不知多大点,竟然就……况且如果是重要的人怎么也不应该被派来做这种九死一生的事啊。
叶修毕竟也是个有好奇心的人,这会就手痒起来了,抬起另一只空闲的手就想去试——

“放手。”

声音不大,甚至还带着没好透的哑,偏偏就透出了不容抗拒的威严。叶修心里一抖,下意识竟真的松了手,下一秒回过神来一边暗骂这人正经起来声音真是太他妈让人有感觉了一边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暂时封住了一不留神给摔地上的卢翰文的经脉。

“阁主!”
少年人急吼吼的喊出声,人不知道是急的还是疼的还是委屈的好像马上就能哭出来。

喻文州脚步顿了顿,绷着的表情松动了一瞬好像想对卢翰文笑一下。他平时一向以温和有礼平易近人为称,蓝溪阁恐怕谁的记忆中都不曾过有这位阁主与人发生哪怕争执的记忆,但往往的有理有据,不卑不亢,又都使得挑衅者无从反驳哑口无言。

叶修荣幸的成为第一个被他冷眼相待的人。

喻文州清楚的很卢翰文是怎么来的。这个天才一样的少年是蓝溪阁无比着重培养的锋刃,甚至连这封铸的古剑都为他取了出来,怎么可能会让他来犯这种险,更别提这还是一叶知秋的地盘,私自救人无异于送身虎口。蓝溪阁肯定先会派明面上的人来谈和,再做后算。
这小子,根本就是自己私自跑过来的。

喻文州不敢再给他好脸色了,生怕自己态度太柔和反倒让这傻孩子没了危机感,叶修此人实在阴险,表面与内心绝对天差地别,看上去无害大约只是这会心情好,总之让卢翰文在这多待一会便多一份危险。
喻文州眼角只得添几分冷厉之色,扫过少年吓得少年生生闭了嘴,不敢再乱吼,只好愤愤瞪向了这个把自己曾经最亲切温和的阁主变成这样子的罪魁祸首,眼里好像能喷出火星来。
“放了他。”
年轻阁主又转向斗神,神色毫无波澜的再次开口。
叶修挑了挑眉,不知怎么突然冒出了想逗人一番的心思,面上恢复了正常那副天打雷劈憾不动的无所谓神情,随手一指被迫团在地上的人,又指了指自己,笑得轻挑。
“阁主大人,你说你这是在以什么立场命令我呢?“
”别忘了,你可也在哥手里。”
“想让我放他,你求我啊。”

明明白白对喻文州底线的挑衅。
喻文州不是没想到自己的处境根本没有任何底气提出这个要求,所以只是垂下眼沉默了一下,不到片刻的功夫,便做出决断,复又开口。同样不带情绪。
“那我求你,放了他。”
叶修微微眯起眼来。
“我是你手中可以对蓝溪阁造成最大威胁的人质,而他,对你来说毫无用处。即便你放了他,待他回去,也必须按照规矩处置,若你不放,便是对蓝溪阁的又一层挑衅。“

啧,来来回回,又不知谁挑衅的到底是谁呢。

是啊,这是谁?这可是从来以气节身名为重的喻文州啊。人可杀,尊严不可丧,哪怕是被他强迫着进行无法忍受的交合,他都没开口求过他一声。现在,却为了一个毛都还没长齐就出来惹事的小孩子,对他说了第一个”求“字。
叶修突然有点不是滋味起来。
原来这个外表柔和内心倔强的人也会为了自己的不管私心还是大义抛却一些已经坚持了很久的东西。只可惜,这个私心和大义,都没有他。

叶修将手中的少年丢到一边,卢翰文扑腾了几下发现还可以动立刻就想扑过去,被喻文州凌厉的一扫才不情不愿的缩了回去。
虽然主修的内容形式并不一样,但他也算是有一半被喻文州带大,已经很熟悉这半个师父整个前辈的脾气了,如果连他都严肃起来,肯定事情是很麻烦的,这会不让自己插手,也肯定有自己道理。虽然听了话没敢轻举妄动,少年仍然不怎么甘心,只担心自己费劲心思跑出来一趟还是要看着阁主被这里这群人欺负,眼睁睁的一路瞪到了叶修走到喻文州面前。

丝毫不避讳还有未成年在场的,叶修直接抬手捏住了喻文州的下巴抬起来。两人身高明明差不多,此时却不知是因为气势产生的错觉还是什么,竟需要喻文州抬头才能和叶修对视。
那晚过后,叶修便没再把喻文州再当俘虏待遇,整个宫殿他甚至被允许来去自由,只要不做过格的事。喻文州也很清楚,这表面的自由暗里肯定少不了监视,无论自己做什么都会被第一时间通知到叶修那里,所以干脆心无旁鹜的在这里当作歇脚。宫殿很大,少说数十套院落,做什么用的都有,确实适合享受。更重要的是,他目前还猜不出叶修到底是什么心思,所以在还无从应对的时候,不妨先休养生息。

喻文州便顺着动作抬头看他,神色是一派云淡风轻。叶修低头贴近喻文州耳旁,低声说了点什么,年轻阁主身子不易差觉的僵了一下,随即便恢复了常态,甚至表情都没有波动半分。他定定的看向前方,叶修还伏在他耳旁,爱不释口的舔弄那圈白净的耳廓。良久,喻文州微不可察的颔了下首,叶修面上立刻带上胜利的喜色。
卢瀚文远远的看不具体这两个人到底在干什么,却也看得出这动作间的亲密已经不是一般关系可以做到。何况看着自家阁主表情,虽然表面上强撑着并没有变化,少年却已自行脑补出了那平静背后的厌恶之意。所以,想都不用想,阁主他一定是——被强迫的!
不得不说,有时候,这小子真是个天才。

一改先前的不耐,叶修突然开始庆幸不请自来的小伙子。甚至有点感谢他。于是勉为其难的高抬了龙爪,省的再多生麻烦的直接将人哪里来的扔回到了哪里去。喻文州冷眼看着他一系列动作,然后将目光投回了叶修。

半个车门

【魔法少年和他的守护神猫】

哎哟差点给忘了这……幸好还是给想起来了
第一次赶上给老王的生贺!!第一幅认真画完的画(虽然也)就给老王了因为他最好!!
老王生日快乐!!

【叶喻R】天子之礼(三)

坚持赶不上周末发……

其实我觉得这么久可以完了,反正扯这么多了,虽然后面好像可以再干点别的什么……

到站下车请注意安全x

文字版

图片版

想画个全家福来着。
晚自习好啊。

杀字写错了……写完才发现,好像也改不过来了
有空去画成电子稿
实不相瞒,其实我就喜欢这八哥。和大师的亮闪闪。